第 十 回 万镜台行者重归 葛藟宫悟空自救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西游补 第 十 回 万镜台行者重归 葛藟宫悟空自救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行者接得葫芦儿在手,便叫判官立在身边,附耳低言;不知说些什么,将葫芦付与判官。判官便到阶下跳起空中,叫:“秦桧,秦桧!”桧时心已死,而气犹存,应了一声,忽然装入葫芦里面。行者看见,叫:“拿来,拿来!”判官慌忙趋进帘内,把葫芦递还行者。行者帖一张“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封皮,封了口子。一时三刻,秦桧化为脓水。便叫判官取出金瓜杯,把葫芦底朝上,倒出血水。行者双手举杯,跪进岳将军,道:“请师父吃秦桧的血酒。”岳将军推开不饮;行者道:“岳师父,你不要差了念头,那偷宋贼只该恨他,不该怜悯。”岳将军道:“我也不是怜悯。”行者道:“既不怜悯他,为何不吃口血酒?”岳将军道:“徒弟,你不晓得,那乱臣贼子的血肉,为人在世,便吃他半口,肚皮儿也要臭一万年!”行者见岳师父竖执不钦,就叫一个赤心鬼,赏他吃了。

    那赤心鬼方才饮罢,走入殿背后,半个时辰,忽见门前大嚷一阵,门役打起鸣奸鼓;阶下五方五色鬼使,五路各殿判官,个个抖擞精神。行者正要问判官为着何事,白玉阶前早已拥过三百个蓬头鬼,簇住一个青牙碧眼赤发红须的判官头颅,禀:“爷,赤心鬼自饮秦桧血浆酒,登时变了面皮,奔到司命紫府,拔出腰间小刀,刺杀他恩主判爷,径出鬼门关托生去了。”

    行者喝退小鬼,岳将军也便起来。帘外擂鼓一通,奏起细乐,枪刀喇喇,剑戟森森,五万名总判磕头送岳爷爷。行者道:“一起去!”总判应声,各散衙门。又有无数青面红筋猛鬼俯伏送岳爷爷,行者道:“起去!”又有三百名拥正黄牙鬼各持宝戟禀送岳爷爷,行者便叫黄牙鬼送岳爷到府。两个走到头门,头门擂鼓一通,奏金笳一曲;行者打拱,又跟着岳将军走到了鬼门关,擂鼓一通,万鬼齐声呐喊,行者打一深拱,送出岳将军,高叫:“师父!有暇再来请教。”又打一拱。

    行者送别了岳师父,登时立在空中,脱下平天冠一顶、绕蛟袍一件、铁不容情履一双、阎罗天子玉印一方,抛在鬼门关上,竟自走了。

    却说山东地方有一个饭店,店中有一个主人,头发脱,口齿落,不知他几百岁了,镇日坐在饭店卖饭。招牌上写‘新古人饭店在此”;下面一行细字:“原名新居士”。原来新居士在矇懂世界回来,玉门关闭,不能进古人世界,权住未来世界中开饭店度日。他是不肯忘本的人,因此改名叫做新古人。当日坐店中吃茶,只见孙行者从南边乱攘:“臊气,臊气!”一步一跌跑来。新古人便叫:“先生请了!”行者道:“你是何人,敢叫先生?”新古人道:“我是古人今人,今人古人,说了出来,一场笑柄。”行者道:“你但说来,我不笑你。”新古人道:“我便是古人世界中的新居士。”行者听得,慌忙重新作揖,叫声:“新恩人!若非恩人,我也难出玉门关了。”新古人大惊。行者径把姓名棍由尽情说了一遍。新古人笑道:“孙先生,你还要拜我哩。”行者道:“且莫弄口,我有句要紧话问你:为何这等臊气?又不是鱼腥,又不是羊膻。”新古人道:“要臊,到我这里来;不要臊,莫到我这里来。这里是鞑子隔壁,再走走儿,便要满身惹臊。”行者听罢,心中暗想:“老孙是个毛团,万一惹些臊气,恰不弄成个臊猢狲?况且方才权做阎罗天子,把一名秦桧问得他千零万碎;想将起来,秦始皇也是秦,秦桧也是秦,不是他子孙,便是他的族分。秦始皇肚里膨脝,驱山绎子也未必肯松松爽爽拿将出来。若是行个凶险,使个抢法,又恐坏了老孙的名头;不如问新居土一声,跳出镜子罢了。”行者便叫:“新恩人,你可晓得青青世界如今打哪里去?”新古人道:“来路即是去路。”行者道:“好油禅话儿!我来路便晓得的,只是古人世界顺滚下来来世界也还容易;若是未来世界翻滚上古人世界,恰是烦难。”新古人道:“既如此,随我来,随我来!”一只手扯了行者,挽脚便走。

    走到一池绿水边,新古人更不打话,把行者辊辘轳一推,喇赖一声,端原跌在万镜楼中。行者周围一看,又不知打从那一面镜中跳出,恐怕延搁工夫,误了师父,转身便要下楼;寻了半日,再不见个楼梯。心中焦躁,推开两扇玻璃窗,玻璃窗外部都是绝妙朱红冰纹阑干。幸喜得纹儿做得阔大,行者把头一缩,趱将过去;谁知命蹇时乖,阑干也会缚人,明明是个冰纹阑干,忽然变作几百条红线,把行者团团绕住,半些也动不得。行者慌了,变作一颗蛛子,红线便是蛛网;行者滚不出时,又登时变作一把青锋剑,红线便是剑匣。行者无奈,仍现原身,只得叫声:“师父,你在哪里?怎知你徒弟遭这等苦楚!”说罢,泪如泉涌。

    忽然眼前一亮,空中现出一个老人,对行者作揖,便问:“大圣为何在此?”行者哀告原由。老人道:“你却不知,此是个青青世界小月王宫里。他原是书生出身,做了国王,便镇日作风华事业,造起十三宫,配着十三经;这里是六十四卦宫。你一时昏乱,当当走入困之困葛藟宫中,所以被他捆祝我替你解下红线,放你去寻师父。”行昔含泪道:“若得翁长如此,感谢不荆”老人即时用手一根一根扯断红线。

    行老方才得脱,便唱个大喏,问:“翁长姓甚名谁?我见佛祖的时节,也要替你注个大功劳。”老人道:“大圣,吾叫做孙悟空。”行者道:“我也叫做孙悟空,你又叫做孙悟空!一个功劳簿上,如何却有两个孙倍空?你且说平日做些什么勾当来,等我记些事实罢了。”老人道:“若问我的勾当,也怕杀人哩!五百年前要夺天宫坐坐,玉帝封我弼马温做做。齐天大圣是我,五行山下苦一苦,苦一苦,苦得一个唐僧来从正西天铣上有灾危,偶在青青世界躲。”行者大怒,道:“你这六耳猕猴泼贼!来耍我么?看棒!”耳中取出金箍捧望前打下。老人拂袖而走,喝一声道:“正叫做自家人救自家人,可惜你以不真为真,真为不真!”突然一道金光飞入眼中,老人模样即时不见。行者方才醒悟是自己真神出现,慌忙又唱一个大喏,拜谢自家。

    评:救心之心,心外心也。心外有心,正是妄心,如何救得真心?盖行者迷惑情魔,心已妄矣;真心却自明白,救妄心者,正是真心。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西游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西游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西游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