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9 记慈父

  Author :艾尔玛·波贝克

  Issue : 总第 47期

  Provenance :

  Date :

  Nation :美国

  Translator :

  我小时候,一个做父亲的就象电冰箱里的灯,家家都有一个,可是谁都不知道冰箱门关上以后那盏灯在做什么。

  我爸爸每天早上出去,晚上回来看见大家好象很喜欢。谁都打不开的罐子他能打开;家里只有他敢独自到地下室去。他刮胡子刮破脸,谁都不会安慰他或大惊小怪。

  只要下雨,人们准知道他会拿雨伞遮着我们出门。家里有人病了,总是他到药房买药。他安装捕鼠机,剪除玫瑰花的枝叶,使你不致为荆棘刺伤。我买了自行车,他跟着我至少跑了一千里,直到我会骑为止。

  别人的爸爸我都怕,可是我不怕我的爸爸。有一次我给他冲茶,我冲得很淡,可他坐在小椅上说好喝得很。

  每次我过家家,玩具妈妈有好多事可做,玩具爸爸我不知道让他做什么好。我就叫他说一句:“我要上班去了。”然后把它丢到床底下。

  九岁那年,一天,爸爸没有起床上班,他进了医院,第二天就死了。我回到卧室把那个玩具爸爸从床下摸出来,扑扑上面的灰尘,把它放在床上。

  他没有给我做过什么。我不知道他走了我会那么伤心。

  我至今还不晓得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