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首页 >> 本会概览 > 机构人物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中国校园文学委员会副会长何夏寿 2017-09-20 11:49:12  发布者:  来源:本站


何夏寿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特级教师,浙江省名师导师,全国儿童文学金近奖常务副秘书长,江浙沪儿童文学教育联盟学校理事长,绍兴市上虞区儿童文学教育研究会会长。现任浙江省上虞区金近小学校长。30多年致力于童话育人教学教育实践,著有《一个小学老师的童话情愫》《爱满教育》《童话与儿童素质发展》等教育(文学)专著8部。曾获全国文学教育名师、全国第二届语文教师文学课堂赛课特等奖,全国十佳教书育人楷模提名奖,浙江省首批农村教师突出贡献奖,浙江最美人物等。

一堂语文课引发的童话情愫

□何夏寿

我的童话教育始于一堂作文课。

那是1984年,我教四年级语文。

又是一堂令人头疼的写作课。我心中无底地走进了教室:“昨天布置的《记一件有意义的事》,写好了吗?”

四十个同学只举起二、三只手。

“都没做。我的话还算不算话!”我拍着讲台。

正在气头上,看见捣蛋鬼王小波,幸灾乐祸地用手指点着未完成作业的同学,我更来气了,一把拉起他,“你的作文呢?”

“我的本子丢了。”王小波低下了头。

“丢了!你怎么人没丢!”我气不打一处地说,“怎么丢的?”

“被老鼠弄丢的。”

“哈哈!”教室里一阵哄堂大笑。

王小波没笑,强调着说:“真的是让老鼠弄丢的。”

“还要耍赖!”,我决定“严审”,以正视听。在我的追问下,王小波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我听奶奶讲过田螺姑娘帮人烧饭的故事,想试试老鼠是不是会替我写作文。昨天晚上,我将几块饼干放在老鼠经常出来的地方,并在旁边放上了自己的作文本。后来,老鼠真的来了,而且来了一大群。可是他们没帮我写文章,而是将我的作文本撕下一页。”

“你就看着让老鼠撕?”我问。

王小波说:“嗯,好看!老鼠们越撕越来劲,撕到的,好像中了奖,又打滚,又唱歌。”

王小波讲得很投入,很具体;班上的孩子们听得很专注,很动情。教室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都沉浸在老鼠“中大奖”的喜悦里。我不禁脱口而问:“这纸,对老鼠有什么用呢?”

“通“一声,班上好多同学举起了手。有的说,当餐巾纸,因为老鼠想当卫生标兵;有的说,当信纸,给老鼠老师写信;有的说吃下去,当个有知识的老鼠……我忽然眼前一亮:这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吗?于是,我顺势而为,说大家愿意的话,可以写“老鼠撕本子后” 的故事。孩子们很高兴,全班同学当堂完成了习作,而且好多孩子写出了情节曲折、想像丰富、童趣十足的好作文。连只会写“电报”作文的王小波也写出了300多字的童话故事。

这是我平生第一节童话课。

课后,我在想,同样是写作文,为什么孩子写不出生活作文,却能洋洋洒洒,高高兴兴地写童话故事。我开始找书来读,从朋友那里,我借到了金近先生的《童话创作及其它》。金近先生在书中说“孩子们的思想感情,最突出的一点是幻想,幻想贯穿着整个童年的生活。”我终于找到了答案:那次童话作文,正是对应了儿童的幻想心理,所以孩子觉得有话可写了。

从那以后,我走上了至今长达30年的童话教育之路。

童话教育三“步”曲

1985年,我从一本杂志中了解到我所崇拜的金近先生,是我们学校所在地四埠乡人。我很兴奋。

1996年初,上虞市教育局任命我为四埠小学校长。

四埠小学和大多数农村小学一样,长期走着应试教育的老路子。

我觉得儿童教育,起点应该是温暖的,过程是美好的、幸福的。我决定用童话开展教育,同时把学习乡贤金近活动结合起来。

1997年春,我借用金近童话《小鲤鱼跳龙门》中“小鲤鱼”形象,组建了“小鲤鱼文学社”,我自己担任文学社的指导教师,走出了有目的、有计划的童话教育第一步——童话教学

由于童话的艺术表达,与孩子万物有灵、物我不分、自我中心的原始思维形成了同构,孩子们潜在的缪斯天性被激活了,两年下来,我辅导的孩子们在省内外报刊上发表了100多篇童话作品。这期间,我摸索总结了“穿针引线”等十种童话创作方法,先后三次在浙江省作文教学研讨会上童话写作公开课,作童话教学讲座。2000年,在著名作家、时任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高洪波先生的直接顾问下,四埠小学更名为金近小学。

我的童话教育第二步,是在第八次课程改革的大背景下跨出的。2001年,我提出了童话教育:要求各门学科教师自觉、合理地运用童话,或用童话的内容,或用童话的形式,或用童话的艺术特质等童话元素开展教学。

品德课上。老师们带着孩子看动画片,讲童话故事,评童话人物等。音乐课上,唱童话歌曲;美术课上,画童话画;英语课上,演童话剧;劳技课上,做童话玩具;体育课上,做童话游戏等等。

数学老师利用童话编应用题,如用《龟兔赛跑》学习行程问题;科学老师和孩子们读科学童话,如用《小蝌蚪找妈妈》认识了解蝌蚪的生长特点等。

在此基础上,2006年,我迈出童话教育第三步——童化教育。我以为,童话只是儿童文学的文体之一,在儿童喜欢的阅读材料中,还有诸如动物故事,儿童小说等其他儿童文学样式,唯童话读写,容易禁锢孩子的读写视野;就小学教育来说,童话教育只是儿童教育的形式之一,唯童话教育,反而窄化、矮化儿童教育。儿童化才是儿童教育的科学走向。2006年,我提出了金近小学“童化育人”基本模式,即学校精神儿童化,环境建设儿童化,学科教学儿童化,综合活动儿童化,学生评价儿童化等,并以课程的形式扎实推进。

如语文课程,我倡导语文教学儿童文学化,先后在《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等媒体,发表了20多篇研究文章,在江浙沪等地区作了上百次有关儿童文学教育讲座。近年来,我发起建立了江浙沪儿童文学教育联盟,协助上虞市政府和中国少儿出版总社设立了儿童文学“金近奖”等。

多元价值导引下的《童话》课程

现行小学语文课程语言教学和文学教学是融合的。在2011年版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关于文学教学目标是这样表述的:能初步学会鉴赏文学作品,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

然而,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中,童话在语文教学中的地位是卑微的。就童话教材的编写,存在着不少有违童话意愿的事实。

为补充现行语文教材中童话教材在数和量上的不足,2001年,我在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现为儿童文化研究院)黄云生教授及其研究生的大力支持下,制订了金近小学童话教学课程标准,编写了第一套《童话》教材,并在全校各年级开设了每周一节的童话课。14年来,我先后3次修订、调整、完善该套教材。

在具体编写和实施《童话》课程中,我要求老师们努力体现“三四”目标。第一个“四”是关于童话的选文标准。入选《童话》的295个中外著名童话,把握四大选文标准:一是幻想性,此类童话占了整套教材表达手法上的二分之一,如《一分钟也不坐的本韦努托》《敏豪生奇游记》等;二是民间性,这一类童话占了童话来源的四分之一,如《穿靴子的猫》《小鲤鱼跳龙门》等;三是世界性,选文收录了大量世界、特别是欧洲各国的童话,占了童话国别的三分之一,如丹麦的安徒生童话、法国的贝洛童话、德国的格林童话等;四是经典性,对一些经典童话全文录入,如《丑小鸭》《自私的巨人》,保证了所选经典百分之百的原汁原味。

第二个“四”是关于童话的教育价值。我在《金近小学童话课程标准》中明确提出,一个童话作品引入语文学科,必须体现其在教学中的四大教育价值。一是童话的本体价值,即童话的审美无功利、形象性和情感性;二是童话的个体价值,即童话对儿童精神世界、情感世界的关照等;三是童话的社会价值,即童话对于儿童社会认识和美德濡化等;四是童话的语文价值,即童话对于听说读写能力的形成与提升等。

第三个“四”是关于童话的教学原则。为了体现童话的文体特点,把童话教成童话,我提出了四条童话教学的基本原则:一是扬童话逻辑忌科学写真;二是扬审美体悟忌道德规训;三是扬儿童天性忌机械识记;四是扬整体讲读忌条分缕析。

 

我一直这么认为,童话是人最本质、最具活力的精神之源,最纯真最瑰丽的精神家园。30年来,我庆幸自己始终走在诗意盎然、温暖如春的童话路上:用小童话教语文,用大童话办学校,且走且停且自在,亦诗亦歌亦逍遥。

(此文刊发于《小学语文教师》2014年第2)

上一篇:校园文学委员会组织领导机构及理事会名单
下一篇:中国校园文学委员会副会长李卫东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