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学 > 中学生文学 > 文学新蕾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陈昱灵:生活与阅读给我灵感 2016-03-28 11:43:43  发布者:丁毅  来源:中国教育文学网

小作家陈昱灵特辑

 

﹥﹥个人简介

陈昱灵,2004年9月出生,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实验二小五年级学生。三年级开始担任《台州晚报》记者,在各级报刊发表作品50多篇。多次在全国性作文比赛中获得一等奖、二等奖。2015年7月在第八届“文心雕龙杯”校园文学写作大赛中被评为“全国十佳校园小作家”。

﹥﹥写作感言

我对写作的感受可总结为两句话:想写立即写;大量阅读学作文。每次灵感来了,有话要说,我就直接在电脑上“敲”文字;“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材料到生活中找,技法到经典中学。我涉猎甚广,古今中外名著,各类作文杂志,特别喜欢的就细细品读。写作文时有感就发,立即记下,越写越有感觉;多看书,细琢磨,模仿创新,越写越精彩!

 

我的地“奇葩”同桌

 

陈昱灵 (浙江台州椒江区实验二小五年级)

 

你看他大大的眼睛水汪汪,长长的睫毛往上翘,白白净净萌萌哒,文弱书生一个,在班中绰号“男妹子”。作为同桌,我近距离见证他的“奇葩”。请看:

行为一:有洁癖

午休时全班正安静地写作业,同桌突然失声大叫:“哎呀——有虫子!”吓得身子直往后靠。我不屑地说:“不就是只蚊子吗?看我的!”随手拿本书拍了下去。好,蚊子over了。“啊呀呀——好脏!快拿餐巾纸!”同桌满脸恶心,急忙扭过头,颤抖着叫。“你有洁癖啊?”我不满地拿起餐巾纸擦了两下,“我处女座都没洁癖!”“对,我就是有洁癖!我就是。”他引以为傲,很得瑟地摆出一个酷酷的造型。

行为二:比女孩还“女孩”

同桌很爱花里胡哨。他的水笔支支花花绿绿,还有各种形状的小橡皮、各种颜色的记号笔、各种款式的带香气的笔记本……心灵手巧的他还编了一长一短两条虫子,用塑料绳捆在一起,栩栩如生。他喜欢用极柔和亲昵的声音说:“虫子妈妈带虫子宝宝,出来散步啰!快来看呢……”声音动作要多温柔有多温柔。我窃笑,没搭理他。“讨厌——”一边说,一边捏着兰花指,轻轻点我一下,马上有弹性地缩回去,摆个pose,再点我一下。

行为三:模仿貂蝉

“春雨蒙蒙地下……”呀!同桌居然捏着一块漂亮的布边唱边扭秧歌,水珠都甩到我身上了!我郁闷至极,狠狠瞪了他一眼。“闭月——羞——花!”只见他又拿出一把花纹木扇,半遮着脸,大眼睛眨呀眨,捏着兰花指,娇羞地念道。他先用扇子半遮脸,再慢慢移开,做出各种表情。又翘起小拇指,极轻柔地把扇子在胸前慢慢扇动,再加上一个浅浅的微笑……真乃“笑月晕花”,我强忍不住,爆发大笑。他自我陶醉地拿着扇子跳起了舞。踮起脚尖转几圈,把扇子打开:“红颜——薄命——”然后双眸对我放一下电,做个俏皮的表情。再走走猫步,扭扭秧歌,踮踮脚尖,抬抬眉毛,嘟嘟小嘴……正当我即将“晕倒”之际,传来他的嗲声嗲气:“可爱~香香~嫩豆腐!”这句《斗罗大陆》里奥斯卡诡异的台词,被他反复演习。真是班中“一绝”啊。还没等你回过神来,同桌已经进入“现代舞”环节了。“兰花指、桃花指我全部都会,我真是太聪明啦!欧巴桑欧巴桑,耶耶!”同桌一边用甜得发嗲的声音叫,一边手舞足蹈。看他一会儿桃花指,一会儿兰花指,还尖着嗓子的,手上仿佛托着豆腐。跟舞台上李玉刚真有几分神似。

也许一天,我的奇葩同桌,能发挥他的天赋和爱好,成为舞台上的明星。

 

今天,你抢零食了吗?

陈昱灵 (浙江台州椒江区实验二小五年级)

 

“哦,不——不能这样!”一声凄凉的惨叫响彻云霄。我差点跪在地上。此时,仿佛响起了一阵躁动不安的背景音乐。——是的,是我在惨叫。至于惨叫的原因嘛,这真是让人义愤填膺!这些饼干,虽然我带来就是为了分给同学们的,可不要那种强盗手段啊!那看上去很没人情味很凶狠很野蛮的啦!

全校一直禁止带零食吃零食,被抓到不仅要扣班级分还要通报批评。但我们班主任就是特立独行独具爱心。为了让我们“在期末高强度的运转中得到能量”(她的原话),允许大家带水果点心之类,但要在班级里偷偷地吃,不能被其他班瞧见,不能被除她以外的任何老师瞧见。但是她太一厢情愿了,闸门一开就引起了轩然大波!第一天,大家只带点苹果。接下来,就出现了橘子、葡萄、饼干、牛奶、面包、巧克力!薄荷糖!瓜子……好吃的一切东西!

让我描述一下午休时班级的繁乱:这边某女生,一手面包一手梨,嚼得很响,表情诡异;那里三五成群,正在领饼干,某位同学有大罐饼干,每天都可以去要。这还都是最文雅的表现!

班级同学分三类:一类是自己带了点心自己吃;一类是带了点心分给别人也向别人要;还有一类是纯属没带“啃富”的。向别人讨要零食的出现了两个帮派:“乞丐帮”和“强盗帮”。 “乞丐帮”的“口头禅”是:“啊呀,XXX,我们都是好朋友!今儿个你就给我一点儿嘛,我会感激你的!”最后卖个萌。“强盗帮”的“行话”是:“你给我,要给我;不给我,也要给我!”

前几天我都属于“乞丐帮”。但今天带了许多饼干,得瑟地去学校。上午最后一节课前,我的肚子抱怨了:啊,今天消耗这么多,能量入不敷出呀!于是四顾,见无人注意,我悄悄地拿出饼干拆开,正要吃,一回头,竟站了五六个人——“强盗帮”!在他们几个欣喜的欢呼尖叫中,迅速从我书包里抽走饼干,每人一块,分得彻底精光。我这个“弱女子”不敢反抗,只能等他们都消停远去。许久后,我才偷偷地摸出藏在书包侧袋的饼干,瞧,我多么英明,一分为二的主意就是好。

正当我准备安慰自己的小心灵,享受美食时,面前居然飞快地聚集了七八个“乞丐”,他们把手伸到我的眼前鼻子尖手边,嚷嚷道:“陈昱灵,给我一块吧。”“给我一块!”“给我!”各种声音混成一团。面对如此庞大的“乞丐群”,我无能为力,只好用颤抖的双手把饼干掰成几小块,一小块一小块地放在这些手中间。眼看着只剩一些饼干屑了,我一瘫软,呐喊着:“哦,不——不能这样!”此时,一个“强盗”怜悯地转过身来:“你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啊,我饼干都吃完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我顿时石化了……啊,难道我的命运就是“酱紫”吗?

第二天,我仍然带了一袋点心。没想到,打开书包的那瞬间,“强盗”们就扑了上来,连平时安静的“乞丐”们也凑了过来。顷刻之间,饼干灰飞烟灭,只剩下我一个人伤心地舔着剩下的饼干屑。一个“强盗”意犹未尽地拍拍我的肩膀,说:“嗯,味道不错。明天可别忘了再带哦!”什么呀?你们这帮吃货,简直是填不满的无底洞!我不管了!哼,明天我也当“强盗”去!告别我的“坎坷零食路”。

不过,我发现带零食的人还真不少,而且带得很多。自个儿肯定吃不完,这不就摆明了目的——“欢迎抢走”“欢迎讨要”?

于是,大家“日常用语”就成了:“今天,你抢零食了吗?”

但是,也正因为有这股风暴,我们班在这个本该死气沉沉的期末特别活力四射,本该抱怨连连的期末变得特别欢呼雀跃,让大家虽有小小的不满但却超级的亲密无间。

 

上一篇:司高丽:写最瑰丽的景,道最温暖的情
下一篇:陈令祎特辑:古运河为我撑起一片写作天地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