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学 > 中学生文学 > 文学新蕾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写作是一种抒发、一种分享——小作家李丹丹 2014-03-19 15:22:17  发布者:南枫  来源:本站

小作家-李丹丹

李丹丹,女,17岁,广东省深圳市外国语学校高二学生。在《深圳青少年报·中学周刊》《深圳晚报》等发表作品8篇,获全国性作文大赛奖2项。主要作品有《如厕阅读》《谈烟花》《理发“灾难”》等。

 

写作感言:

 

写作是一种抒发,一种感慨。人的心情、幻想与感觉常常会自我封闭。而写作就是把门打开,将喜怒哀乐通通释放。写作是一种分享,是一种寻求共鸣的信号,就像寄出一封封信,让志同道合的朋友与自己共同体验种种见闻。懂得排遣,懂得寻觅,懂得分享,这何尝不是一种完善生活的方式?所以,该要爱上写作,尝试写作,学会写作,让自己变得更快乐、更充实。

 

作品选登:

 

感恩的心

 

    有一个女人,我看着她,苍老的面孔,蓬头垢面,身体异常瘦小,似乎得了什么病,身边放着一个破音箱,手拿着音质粗糙只能放大声音的麦克风,唱着《感恩的心》,一遍又一遍她半趴在地上,身体前面摆的是一只讨钱的碗。

    向来,我都是非常狠心无视讨饭的人,总觉得这种小善是大恶,并不是真正帮助别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按住了钱包,有些想掏钱出来。我放慢了脚步,一边说不能让他们把讨饭当事业一直对人们索取,一边又圆其说地想她这么瘦小,除了讨饭还能做什么事情呢。这样挣扎着,我还是拿出了钱,我想拿自己毫不在乎的少少零钱去充作别人一整天的饭钱,也还是划算的,只是希望我是真正帮了她而不是害她。

    我捏着钱,缓缓往她那走去,很慢很慢,似乎只要脑子中有一丝声音告诉我别去,我就会转身跑开,但是我还是一直又一直往那个方向走。她还是一直唱着《感恩的心》,待到中间停顿的部分,她似乎发现了我的靠近,于是抬起头来看我,她的眼睛很疲惫,很无奈,像一个失去孩子的疯母亲,无助悲伤。

    好像我心中那丝犯罪一样的挣扎犹豫被她捕捉了似的,我有些慌张发抖,我开始担心,如果我不给她,她会不会很伤心很绝望,会不会习惯像往常一样接受人们和生活硬塞给她的寒冷。可是她并没有用祈求的眼神来劝服我,只是又抓起了话筒唱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有谁看出我的脆弱……”

    她的不强求,却促成了我的勇往直前。

我终于鼓起勇气上前走去,把手里的钱往她的碗里按,心中非常混乱,这些钱是不是不太够,我这样做是不是显得对她侮辱,别人会觉得我很狠心吗心中那些疑问,都出自于我与她的不平等,那样的落差摆在我和她之间,那一刻,我的眼泪快要夺眶而出,这样太令人难受了。

    但似乎这样的施舍却被路人当理所当然,她也并不是我想象那样憎恨我的同情,而是停下唱歌,然后非常认真地说:谢谢,好人一生平安。

    我对她笑了笑,继而马上仓皇逃开,背着她,脑海中她的样子却比看着她还要清晰。她的《感恩的心》还在不停地唱着,我似乎感受到她是对着我的背影唱的。我很害怕,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满心愧疚,慌忙地掏出耳机塞住耳朵,不敢再听。尽管这样,我脑子里还是不断萦绕着她的声音。

    QF一直在后面叫我,我却没有听见,我跟她解释我戴耳机的原因,她告诉我说:哦,那个女的挺可怜的,她好像只有十五岁。

    十五岁?!

    为何她看上去却跟四五十岁的女人一样老。我心中又一阵泛酸,不敢再多想。

    原来施舍是这么一件痛苦的事情。原来我小学写的作文都是骗人的!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绿树下的枯叶

 

    树还是绿的,只是偶尔会飘下两片枯叶,黄昏下,绕着它们行走,生怕压碎它们的声音打破心里某个平衡点。

车水马龙,灯初上,同样的景致,却不能产生同样的感觉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做到当作自己走在北京的道上。

   就在这样的路上,我看到一对母女在掏垃圾里的食品。女人抱着垃圾桶,细细搜寻着什么,然后又赶忙地塞入嘴里,继而又摸索起来。旁边的女孩,则弓着腰蹲在垃圾桶旁,也学着妈妈的样子找吃的东西。即使庆幸她们有衣服穿着,但还是注意到孩子的身体在抖动。她们的头发散乱,衣服脏兮兮的,鞋子也已经破不成样子。我本想帮帮他们,但又发现自己没有带钱出来,只好又满怀愧疚地继续往前。

此时对面正走来另一对母女,母亲身上喷着浓浓玫瑰味的香水,女儿戴着鲜艳的毛线帽儿,两人穿得很潮,还发现,她们穿了母女款的雪地靴。这倒是比较常见的景象。

再走走,我又发现了一个残疾人。她没有了双腿和左手,于是跪坐在有滑轮的铁架上用手撑着走,前面放着一个碗,对着行人祝福并要一点小零钱。而两旁的行人却自觉地绕开,虽然我很理解他们这样的做法,毕竟在这个大城市,有点防范意识也是应该的。但在这样冰冷的天,在这样原本应该温暖的夜,人们能不能姑且放下那一点点的防备呢。

待我走到她的旁边,她便凑上来向我讨钱,而我只能再次满怀愧疚地说抱歉。

  再往前走些,到一个路口,发现了一辆停着的银色宝马,开车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正拿着手机谈眉飞色舞。

     SZTV说深圳是一个温暖的城市。而只有电视节目的人,才能听得到这句话。的确有很多人在这个地方实现了梦想,同时,也有很多人在这里苦苦挣扎。

     而最最让我痛心,一直都在后悔事情,是我回到家收拾书包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个小面包。

若是我早就知道里面有,或者当时我在书包使劲翻一翻,是不是那对母女就没有那么饿了呢。

上一篇:其乐无穷的文字游戏——小作家魏廷屹
下一篇:“文字”是我神秘的挚友——小作家詹佳丽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