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桃花笑春风

第二卷 豆蔻年华 三百七十四章 出嫁(一)

 

    小桃试着把那凤冠戴在头上,果然沉甸甸的份量十足,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道:“我的娘啊,这凤冠也太重了,再加上那么些杂七杂八的首饰,套上三四层衣服,怕是我到时连路也走不动了。”

    林氏拍了她一巴掌,笑骂道:“你这丫头别胡说八道,你看过哪个新娘子不是这般过来的,你大嫂和大哥成亲之时,不也是这样么?就你这鬼丫头事儿多,你头上这顶凤冠别人怕是盼也盼不来呢,你倒嫌弃起来了,也不怕你大嫂笑话。”

    顾文琪也在旁边带着笑瞧着,她自打嫁到乐府里来,日子过得甚是舒心,虽说乐文言语不多,但对这个新婚妻子甚是体贴关心,让顾文琪心里美滋滋的。再加上她本来就是个天生直率的性子,没有什么弯弯绕的心眼子,林氏夫妻两个对这个儿媳妇也是很满意的,至于两个模治浜屠窒鸵彩羌么蚪坏赖娜耍虼斯宋溺鞅愫苋苋肓苏飧龃蠹彝ァ?

    她幼时便失去了双亲,虽说寄养在亲戚家里,但总觉得跟人隔了一层看不见的东西,如今她嫁了人做了别人的妻子,又是乐家这样的好人家,便觉得自小失去的那种家庭的温暖一点点的回来了,每一日便觉过得十分幸福。

    这时,她听得小桃的说话,便接了话茬对林氏笑道:“娘啊,妹妹不过是舍不得你在这里撒娇罢了,”说着又转身拉着小桃的手让她原地转了两圈,上下打量着笑道:“这么美貌的新娘子我还是第一回看到,我瞧这凤冠虽重些但也添了不少彩儿呢,我和你大哥成亲那天那凤冠是表哥给我准备的,那上面珠翠宝石也不少,沉虽沉些,但到那**满心欢喜的又哪里会去计较这个。”

    小桃反手把头上沉重的凤冠摘下,笑嘻嘻的打趣她道:“我的好大嫂,我听你的就是了,你这嫁给我大哥没几天,怎么就变得和大哥似的那么罗嗦了?”

    顾文琪脸上一红,伸手便朝小桃腰上拧了一把,小桃本就腰间有些痒痒肉,让顾文琪这一碰便痒得笑起来,嘴里还嚷着:“了不得了,大哥现在说不得了,有大嫂护得紧,小妹再也不敢了。”逗得满屋子人都笑起来。

    日子在小桃半是期盼半是欢喜的心情中飞速滑过,转眼到了平遥王爷风翊宣娶妃的那天。

    小桃一大清早便被众人簇拥着梳洗打扮,乖乖的坐在梳妆台前,她静静的望着铜镜中的自己,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娇艳,如水的眸子里有一种流转的光彩。此刻她的满头青丝被一缕缕一丝丝轻巧的绞成一股宛转盘了起来,露出白皙柔美的脖颈;一对修羽般的柳眉被细细的描画,红唇上正被点上红艳的胭脂,更显得她肌肤胜雪,莹润白皙。

    小桃从来没有这样艳丽的打扮过,可今天是她的大喜的日子,自然是越艳丽越夺目越好,她本就容貌美丽出众,这样艳丽的妆容打扮起来,便连平日里瞧惯了她美貌的众人都眼前一亮。林氏瞧着女儿艳丽绝伦的姿容,心里欢喜的同时又觉得一阵心酸涌上来,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女儿小时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想到这个最疼爱的女儿从今日起便是别人家的人了,心头便生出了万种不舍,忍不住便要掉眼泪。

    一旁小桃的大伯娘温氏瞧得分明,连忙上前劝道:“弟妹,你这是做什么?今日是四妞儿大喜的日子,你这若掉了眼泪让闺女伤了心,跟着哭起来,可算什么呢?让别人瞧着倒象是咱们家舍不得嫁女儿似的,快别这样了。”

    林氏忙点头拿了袖子里的帕子来擦眼睛。小桃在里间儿听得分明,想起自己前世里不知父母是谁,穿到了这世里有了疼爱自己把自己当宝贝似的爹娘兄长,也是眼睛一酸,心里不舍起来。顾文琪在她旁边照应着,瞧见小姑子也要哭鼻子,忙抽出帕子来在小桃眼角两边轻轻摁了摁,果然吸出两滴眼泪来,

    顾文琪便笑道:“你瞧你,这会子怎么也跟着娘伤心起来了?你这又不是远嫁到异国他乡去,不过是从这府里抬到那府里,又不是见不着,娘俩想见面时坐着马车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便见到了,怎么还弄得眼泪儿汪汪的。快别伤心了,知道的是你舍不得爹娘,不知道的还只当是平遥王府要来抢亲呢。”

    小桃被她一句话给逗得扑哧一声又笑了,顾文琪两手一摊,笑道:“哎,我的好妹妹,笑了就好,赶快的让她们给你补补粉,别再把脸哭花了。”众人便又是一阵忙碌。

    喜鹊画眉和小珍豆儿四个丫头是做为陪嫁丫头一起到王府里去的,这时正在帮着刚化好妆的小桃穿嫁衣。四个丫头身上所穿的也是新做的衣裳,林氏想着陪嫁丫头也是女儿带出去的一张脸,马虎了可不行,便在给女儿量身做衣时也让裁缝给四个丫头每人做了两套春衫,那款式虽一眼看去便知道是丫环穿的样式,但布料却是好的,又轻又软,颜色又周正鲜亮,把几个丫头打扮得神清气爽的。

    喜鹊和画眉小心的为小桃穿上大红的嫁衣,又帮她系好大红的凤尾罗裙,外面又套上大红绣金的对襟比甲,轻轻为她搭上绣凤霞帔,豆儿和小珍则拿着一双红缎绣着七彩鸳鸯的绣鞋给小桃穿上。

    小桃看了看自己,满身上下一色儿的大红,就连里面穿的肚兜也是大红色的。幸好她的皮肤白,就是这有些流于俗艳的大红色穿在她的身上,竟然呈现出异样的艳丽来。林氏瞧着女儿美丽极了的模样,不禁在旁边道:“四妞儿啊,走几下给为娘看看。”

    小桃便听话的移动脚步,在屋里慢慢走了几步,那凤尾裙还是好友聂紫烟送她的呢,那裙子果然美丽,随着她脚步的轻移裙尾轻轻荡开,上面绣着的金线闪闪发光,夺人眼目,看得众人赞美不已。

    今日请来的喜娘却是京城里这行当里的第一把好手,专做达官贵人富贵人家的女儿出嫁的买卖,平常人家想请还请不到。经她那双巧手打扮过的新娘,就会平添几分丽色,如今这喜娘瞧着小桃的模样也笑呵呵对一旁的林氏笑道:“老夫人,不是我夸口,我做了三十多年的喜娘,这新媳妇儿看了也不下几百个,还从未见过比王妃更美的新娘子呢。”

    林氏听了笑得合不拢嘴,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给那喜娘,引得那喜娘连连道谢。小桃被娘亲亲执了那缀金点玉的凤冠压在头上,当即便觉得头上一沉,好象套上了一个特大号的紧箍咒般,心里不由暗暗叫苦,这样压着一天,有得罪受了。还没等她说什么,那边林氏和顾文琪等人便七手八脚的拿了簪钗头面给她一一插在头上。

    小桃只觉得头大如斗,忍不住苦笑道:“娘,这头上已经有了凤冠了,这些杂七杂八的发钗簪环不不要戴了罢...”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林氏便道:“胡说什么,这样才好看。”说着,接着往女儿脖子上挂镶八宝的金项圈,又再接再厉的往她手腕上套了一对翡翠镯子,边摆弄着边说:“娘从生下你那时,就盼着是你风风光光嫁人那一天,今天你就是平遥王妃了,好外面有多少人看着你,你可别给我惹出笑话儿来,撑也得给我撑过去。”

    小桃在心里叹了口气,努力挺直了脊背,她今日成亲心里也是欢喜到十二分,如果能把这些繁琐的规矩礼节略省那么一半儿,就更好了。不过她也心知肚明这是不可能的,只得认了命,闭上眼由着她们摆布。

    好容易把她这个人打扮完了,顾文琪却在一边端了一碗煮好的喷香的汤圆来,递到小桃手里道:“妹子,今**没机会吃饭了,赶紧趁着没上花轿前吃些东西垫垫肚子,省得饿一天。”

    小桃顺手接过来,笑道:“大嫂,这汤圆虽好但不太垫饥,我吃个鸡腿好不好,那东西是肉,抗饿。”

    顾文琪扑哧一声乐了,“说什么呢,哪里能吃那个?那东西油腻腻的,若是吃撑了肚子,半道儿上要上茅房可怎么办?那不闹出笑话儿来了?你别跟我碎嘴,赶紧吃。”

    小桃见请求被驳回,想想也有几分道理。她今日得坐着花轿被抬到平遥王府去,这一路上若是她要上茅房可是够丢人的,于是便老实的吃起那碗汤圆来,只是这一碗不过七八个汤圆,还没吃饱再要时,已被林氏拿丫头收了碗,小桃当着喜娘的面儿也不好意思再要,只得忍着。

    还是旁边的喜鹊看着了,明白自家小姐的心思,偷偷在她耳边悄声说道:“姑娘别怕,我袖子里笼着好几块点心,若是半道儿上饿了,我自会偷偷递给你的,反正那花轿里只姑娘一人,也不怕别人瞧见。”

    PS:亲们,这篇文马上要完结了,新书会接上这本继续骚扰大家滴,呵呵,还请大家继续支持樱桃和新文哦~谢谢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