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混沌幽莲空间

第1566章 阴影

    踏!

    没有理会小野神忍的问题,雷再朝前踏了一步,只是轻轻的一步,小野神忍却感觉那一步就像是踏在他心口一般,让他的心不由得猛地抽了一下,强烈的危机感让小野神忍的内心在不停地叫嚣着逃离。

    事实上他已经准备这么做了,面前站着的这个哪怕是在他全盛时期也没有把握的敌人不说,旁边还有两个跟他不相上下的忍者在虎视眈眈,这再留下去,除了最后会将小命一起留下外,小野神忍看不到其他可能。

    比起其他的一切来,很显然,在小野神忍心中生命是最为为重要的。

    什么宁事不屈,享受死后哀荣什么的,在小野神忍眼中那只是一个笑话。这人死了所有的一切就一了百了啦,自己现在享受的美人,权势,财富那就都成了别人的了,还要那些玩意有个屁用!只要活着,活着才能享受这所有的一切。

    “不管你是谁……”小野神忍突然开了口,“今天,我都要让你们……”

    说话间小野神忍将手一举做出要攻击的势态,然后突然……

    “嘭——!”

    小野神忍的手突然用力一挥,不过这一下不是朝雷攻击,而是将手中的烟雾弹给砸向地面,而随着那烟雾的腾气,小野神忍的身影也跟着瞬间消失了。

    “想逃?!”雷冷冷的声音响起,银色的眸子危险地一眯,敢不将他放在眼里(小野神忍:冤枉!如果咱知道你这尊凶神在这儿,就是再给咱两胆子咱也不敢来啊!),跑到自家女人家里大闹一通,毁房损物后就想轻轻松松地拍拍屁股走人,就算是同为“暗世界”里的“独行者”们都没人有这个胆子,他以为他是谁!

    “这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雷忽然抬起头。而随着雷话音的落下,他视线所向之处就像那打中了蚊子的电蚊拍一般突然闪起一道道电火花,接着,就只见半空中传来一声惨叫,然后一个身影从半空中跌落,重生地摔在了地上。

    而一直注意着战况的简儿的脸也跟着瞬间变成了一个“囧”字形,满脸不敢置信地望着那倒地在上抽抽着的小野神忍,感觉感觉到一连串的划泥马从她心头跑过。

    不是吧?!

    说好的大战呢,丫的这架势不会真的是想逃吧?!最重要的一点是,亲,你要逃没问题,不过在这之前,你不是应该将你毁了的花园还有咱别墅的外墙修补费用结清了再离开吗?

    不得不佩服咱家这位简儿姑娘,你难道不觉得你关注的重点有问题吗?!

    “父父亲大人……”比起简儿,现在还有另一个人显得更加不敢置信,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小野神忍最宠爱的小儿子,小野上忍。

    此时的小野上忍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一直以来,父亲的形象在他心目中那都是极为伟大的,他一直以来都以有一位伟大的神忍父亲而自豪,在他心中父亲那是一个不败的神话。而他,虽说他自知天赋比父亲远远不如,可是他却依旧以父亲为榜样严格要求自己(小海:你确定你这是严格要求自己,而不是喜欢装b?!),模仿着父亲的一举一动。

    也正因此,虽然他的天赋在自家兄弟姐妹中并不是最好的,但是却是父亲亲口承认最像他的,正因为自己最酷似自己的父亲,所以他同时他也是最受父亲宠爱的孩子。

    可是,就在今天,就在这短短的,不到半天的时候里,小野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他去搀扶父亲大人时被父亲毫不在意地直接摔出去不说,现在父亲居然还做出了不战而逃这种羞耻的事情。尤其重要的是,父亲大人逃的时候居然没有想到要带他。

    一股冷意自小野心底升起。父亲大人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他这一走,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还是说这么多年以来,父亲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宠爱那都是假的?!否则他怎么会如此轻易就将自己给抛下……

    这怀疑念头一旦升起,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小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对啊,父亲大人虽说很宠爱自己,但是却从来没有亲自教导自己忍术,从小到大,除了不停地给自己各种各样的礼物外,就连陪自己的时间都少得可怜。以前他总认为是父亲大人忙,可是现在看起来,父亲这根本就是在捧杀他!否则为什么同为父亲的孩子,大哥却是自幼由父亲手把手教导?!

    虽说每次教导过后,大哥身上总是免不了大伤小伤的,自己当年怎么做着?可怜,对自己当年还可怜他来着。毕竟比起大哥来,自己过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美好。不需要认真修炼,父亲大人就会派人给自己去搜刮无数可以增长修为的无数的资源捧上,现在看起来,原本自己才是那是最蠢的大傻瓜啊!

    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角度,小野的嘴角挂上了一个满是讽刺意味的笑脸来。这还真是自己“好”父亲啊!小野觉得自己的脑子从来就没有这么清醒过,如果不出意外,那个当年自己觉得“很可怜”的,天赋出众的“好”大哥才是父亲大人最属意的继承人才对吧,而自己这个号称最像他,最受他受宠爱“废物”儿子则是给大哥当挡箭牌,为大哥吸引仇恨值的可怜虫而已才对吧。

    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大哥的话,父亲大人会不会也直接抛弃自己大哥,还是说父亲大人会战斗到最后一该,以自己的生命为大哥挣到一条逃生之路?!

    而未来呢?如果有一天自己万一威胁到了自己的大哥,父亲大人会不会毫不留情地除掉自己为大哥铺路?!虽然理智告诉他,他应该是想多,但是这个想法却跟那除之不绝的野草一般霸满了他的心头。而且越来越觉得像这么一回事,于是一股阴影开始将小野笼罩起来……
Back to Top